大肉团儿V

怎么感觉铅笔比较好看呢...

5月29日

叶神生快呜呜呜...看到开屏了好激动啊!!!

叶神生快,吧唧啵

【喻黄】人有鱼池

       人有鱼池,昔群鷧窃啄食之,乃束草为人:披蓑戴笠持竿,植之池中以慑之。群鷧初回翔不敢即下,已而审视,下啄;久之,时飞止笠上,恬不为惊。人有见之,窃去刍人,自披蓑戴笠而立池中。鷧仍下啄、飞止入故。人随手执其足,鷧不能脱,奋翼声“假假”。人曰:“先故假 ,今亦假耶?”

        喻文州的心情不那么美。作为一个鱼塘主,饲养了一池子肥肥嫩嫩的鳜鱼,每天常干的事就是绕着他的鱼池给他的鱼撒下鱼饲料,看着那些鱼争抢一空后散去开始坐在附近的树下喝茶。直到那些肥肥嫩嫩的鳜鱼少了第十二条时,喻文州托腮向着空旷了少许的鱼池凝视了许久。喻文州撑着脑袋思索着每日也不曾发现有什么鸟飞过,有什么鬼祟的人靠近,片刻后转了个身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那样,该喝茶喝茶,该吃饭吃饭,到了月上柳梢头时就回屋点上灯看书睡觉。

        当夜,月黑风高,一个人影偷偷地摸索到墙的一侧,眼睛幽幽地盯着鱼池和池的周围。猛然之间空中倏地掠下一团黑影,俯冲向水面又猛然跃起,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留下翼划过空气的声响和后来加入的鱼儿“啪啦啪啦”的挣扎声。“想必之前我的鱼儿便是被这只鹭鸶偷吃了,得想些办法来抵御这些飞禽......”正在心中盘算,却没料得眼前的一幕惊的他不禁睁大了眼睛——之前那只身手敏捷的鹭鸶在稍远处落地后变成了一个黄发的少年,擒着那鱼步伐轻快地走了,不带走一丝清风。

        喻文州在原地愣住了,半晌,摸着墙回了屋。后来,这只黄毛鸟每夜依旧来鱼塘偷走鱼吃,愁得喻文州没得办法,只好好生养着这能变人的鹭鸶,在心中叹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鱼塘主受尽了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但好在不算一无所获。时间一长,每晚躲在墙角偷窥的喻文州发现这了不得的鸟还会时不时带些别的鸟回来,比如说一只苍鹭。

       那天晚上的事喻文州记得尤为清晰。两只大鸟飞掠下叼走了两条肥美的鱼,苍鹭像是叼着鱼叫唤了声,接着那只惯匪鹭鸶便开始一劲叽叽喳喳地鸣叫,在空中企图扑打苍鹭,被苍鹭闪开后气急败坏地一不小心掉了嘴里的鱼,末了,两只鸟一齐从空中降下化成人形。“哼叶修你说谁胖了看上去都飞不动了呢!我跟你说本少现在可是身轻如燕矫健得很呐也不看看你自己肉都多成什么样儿了还有空嘲我呢,我好心好意带你来尝尝这儿的鱼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诶说起这里的鱼啊那真是鲜嫩多汁欲罢不能我每天晚上都来这儿吃夜宵......”

        喻文州:“...........”

        那只苍鹭变为看上去年纪稍长的黑发青年接过了话头:“嗯,真好吃真好吃,少天大大苗条得似一条闪电。”带足了嘲弄的气息,喻文州不禁感叹起来如今的鸟儿都不是一般人。

   
        再到后来,喻文州渐渐地知道了这个每天都来偷他鱼吃的少年叫做黄少天。当他化作鸟态时,总能百发百中地叼起鱼飞走,从不会有失误的时候。

        黄少天这个人,很清澈,特点都会写在脸上摆在明面上。 他是一个很喜欢说话的人,尤其是在被惹急的时候,指手画脚地对着别人突突突说上一通,越说越快,耳朵尖儿上还会泛起微红。对待朋友也很大方和善,这一点从喻文州成倍减少的鱼数上就能看出来。除此以外,一头黄色的长发细细用发带扎成精神的样子,远看就柔软得一点不像他看上去急躁的性格。真的,黄少天......很可爱。“糟糕,”喻文州无奈地笑着想,“我恐怕是要养他一辈子了。”

       其实假如黄少天真的每天安安分分都来这里吃他一条鱼的话,喻文州也真的打算就这么给他吃一辈子鱼了。直到有一天,听闻黄少天几乎是要把七大姑八大姨各路英雄豪杰全都领来享用这传言中最好吃的鱼,富如喻文州也不禁抖三抖。


        又是一夜,风平浪静。喻文州算计着今夜是黄少天计划宴会的前一天,叹了口气从屋里拿出多年未用的蓑笠,细细地将自己包装好,用稻草补上裸露在外的每一寸皮肤,将笠帽盖住了整个头整张脸,看上去着实像一个稻草人。准备就绪,喻文州深吸一口气,站进了他的鱼塘。

        黄少天每天来的时间都差不多,等到来时,喻文州刚已充分尽到了一个稻草人应尽的职责。黄少天万万没想到吃了这么久这个鱼塘主原来还在管着这个鱼塘,特地扎出了一个稻草人来吓唬他。只不过想必这鱼塘主的稻草人也顶多吓吓那些低智商的鸟了,这么想着黄少天不禁还有一丝丝得意,落到那稻草人的手臂上嗤笑着:“哈哈哈哈就这破稻草人还想着吓唬本少?真是愚蠢的人类就这种玩意儿我看连孙翔都唬不住不对不对他们可不知道我们是能变人的不过还是好傻啊哈哈哈...”

        “啪——”一只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脚杆。

        “卧槽娘嘞!!!这什么东西啊怎么还能动这不是草人吗?!哎呦我去这啥啊唬谁呢唬谁呢拽着我脚干啥呀快给我放开给我放开给我放开!!!”黄少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吓得够呛,扑腾开了翅膀惹得一阵鸡飞狗跳,那人却偏偏不放手。黄少天叫唤着尴尬地看着自己的爪/脚被别人握在手里,嘭地一下化回了人形,红着张小脸瞪圆了眼睛看着草人喻文州,惊慌地喊着:“你你你你你干什么呢快把我的脚放下耍什么流氓呢要不是我韧带好还不得给拉坏了!”躲在笠帽后的喻文州轻笑一声,攥紧了手中白净的脚踝:“吃了这么多鱼也是时候该还了,少天。”“咦你怎么知道我吃了你的鱼诶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叫黄少天?还有你不觉得我俩的姿势这这这也太尴尬了!诶诶诶你干啥呢?!...唔......”

        听闻后来,每到春天,喻塘主的鱼池都散发着一股恋爱的鱼腥味。

       

——————FIN——————       
(弄不来分割线 :(

cp17好多本宣哭唧唧!!!好想去!!!

觉得这是临摹得最像的一张。嗯。


学院的历史。

“啊...好像很无聊的样子呢。”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扭头看看窗外夜幕下平静的校园——去图书馆吧。夜已经深了,懒惰的图书管理员很早下了班,一个人偷偷摸摸地钻入了偌大的图书馆,独自站在林立的高大书架之间。目光游离在一排排一列列的书名上,却找不到想要看的书,不知不觉走入了角落。“微表情读心术...就这本吧。”书本被放置在了由下而上的第九排,不到一米六的小个子尝试着踮起脚尖去够头顶之上的书本,然后一本正经地失败了。叹了口气向后撤了一小步,蓄力蹦起同时伸手抽出那本书。“呼,成功了。”正准备转身离开却听到了一连串齿轮滚动以及哐哐声——靠墙的书架正在从中间分离,声音一直持续到其中的大门完全打开。门内一片混沌黑暗,仿佛将要吞噬一切,黑暗的尽头散发着一丝轻微幽亮的蓝光。思索了几秒,最终一步踏进了这未知的领域。离开宿舍时没有带任何能够发光的物体,一摸黑不知走了多久之后终于看到眼前的蓝色光点逐渐放大——究竟是什么?我正在靠近。蓝光渐渐变的越来越亮,几分钟后,我走进了散发出蓝色幽光的这片区域。
——然而,我亲眼所见的东西...是什么?静谧得可怕的空间里满是一个个柱状的类似于培养皿的器物,依稀可见其中的液体与气泡,还有静静悬浮着被液体包裹的每个独立的大脑。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密室内诸如此类的培养皿多至几十个,每个的底座前雕刻着它的主人的名字与逝世时间。“希尔伯特·让·昂热...初代校长的名字?这么说...”回过头观察其余底座上雕刻的名字,大抵都是初代高位教师和最优秀的学生,时间无一例外地写着——1915年8月23日。花费了几分钟平复了内心的情绪,最后一样看向那些林立的大脑,转身退出了密室。神奇的是在离开密室的第一秒大门就开始关闭,响起如初的机械齿轮声。拿着带走的那本“微表情读心术”站在图书馆门前的空地上。
“一百年前的校园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触发了这个机关,是时间?还是书本的位置?”心如乱麻。低头看向怀里的书本,月光之下,封面上男人的表情似乎变得扭曲,令人捉摸不透......

似乎爱上了手写.